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2020香港六和菜开奖现场直播 > 正文
2018年湖北警方走访社区意外发现养鸡场泥土反常11人被判死刑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8-08

  原标题:2018年湖北警方走访社区,意外发现养鸡场泥土反常,11人被判死刑

  2018年6月,湖北省仙桃市郊区一个废弃许久的养鸡场突然又开始出现人迹。奇怪的是,这个养鸡场传出的气味异常刺鼻,还总是冒出大量的浓烟。走到附近的人怀疑里面失火了,想进去看一看能否帮忙,总会被几个彪形大汉现身驱赶。

  几个月后,养鸡场重新恢复了寂寥无人的安静,宜昌市的几名民警走访到此,却发现养鸡场附近的泥土都泛着古怪的白色。他们内心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不久之后就被证实,还因此牵出了一件涉及十几人的重大刑事案件。

  2018年年初,宜昌市公安局抓捕了几名吸毒人员,并从这些“瘾君子”口中得知,向他们供“货”的上家出现在仙桃市,而且一口咬定这个上家就是仙桃本地人。

  公安人员对他们的招供内容十分惊讶,湖北作为不靠边境不靠海的中部城市,在国家大力禁毒的情况下,根本没有自制毒品的条件。

  然而后来又抓获了几名吸毒人员之后,他们所说内容与前面几人如出一辙,甚至说,那个从未露过面的上家曾信誓旦旦地向他们保证:“货”有的是。

  通过对宜昌和仙桃市境内所有吸毒人员的盘查和整合,公安局用几个月的时间抓获了一名以贩养吸的贩毒分子胡某。

  或许每一个参与制毒贩毒的人都知道自己被抓之后的命运,胡某无论如何都不肯开待自己的同伙,也不说自己的制毒途径,只能靠公安局自己的力量去查。

  宜昌市公安局几名民警开始了对胡某社会关系的走访及对仙桃市境内潜藏制毒窝点的侦查,很快就发现了相关的线索。

  根据胡某的老乡交待,他早些年一直在外地做生意,许久都没回来过。前不久在郊区承包了一个废弃的养鸡场,但没干几个月就又废弃了。

  不过胡某的连襟陈某兵比骨瘦如柴、脸色发青的胡某混得好得多,住的是豪宅,出行都是大奔宝马之类的豪车,而且一众亲戚都跟着发达,过上了“小康生活”。

  据说陈某兵只是个小额信贷的老板,前两年生意亏损也没有再干下去,如今不知道做些什么营生,不仅自己发达了,还把亲朋好友都提携起来了。

  制毒贩毒这种事,犯罪分子一般不会信任外人,而是选择知根知底的亲戚或家人。陈某兵作为胡某的连襟,极有可能就是同胡某一起参与制毒的犯罪分子,公安局将其列入嫌疑名单,准备进行秘密调查。

  就在这时,局里又得到了一条线索,仙桃市汉川有一个名叫陈长川的人十分可疑。同样作为小额信贷的老板,他不喜欢坐在办公室和人谈业务,反而经常往郊区跑。

  陈长川已经56岁,正处于修身养性的年纪,不像年轻人那样富有活力,为何经常外出,还去往人迹罕至的郊区呢?

  陈某兵和陈长川都是办小额信贷公司的,而陈某兵的连襟胡某也曾办过养鸡场,那个突然发家带着亲戚朋友一起富裕的陈某兵,会不会就是陈长川呢?

  民警跟随陈长川一起到了他经常到访的养鸡场,却发现这个位于水稻田中间的养鸡场早已废弃,没有鸡,也没有人,除了周围几个不起眼的小土包,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仔细侦查过后,民警发现,养鸡场里面有好几个装满水的塑料大桶,而水桶旁边的电线明显是刚搭建不久。一个废弃许久的养鸡场,出现了新搭建的电线和大量的水,显然不久之前有人在这里活动过。

  制造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刺激性气味,制毒人员一般会把制毒场所选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个养鸡场就是十分符合制毒条件的地方。

  闻着养鸡场内浓浓的化工原料的臭味,民警几乎可以断定,这里曾经是犯罪分子的制毒场地。

  几位民警在墙角发现了一个小洞,顺着穿插出去的水管一路走过去,闻到的臭味越发浓郁。这根水管是制毒时用来排污的,而出水口的土地已经变成了白色,味道也异常熏人。

  民警取了一些白色的泥土回去化验,发现里面的甲基苯丙胺含量极高。甲基苯丙胺就是制造的主要材料,也进一步证实了警方的猜测。

  对陈长川进行紧锣密鼓地调查之际,警方的线人传回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道上的大哥最近正在招兵买马,为自己制毒生涯中最后一票争取来了上亿的资金。干完最后这一单,他就准备金盆洗手了。

  上亿的交易额度意味着的分量高达几吨,若这些毒品全部流入市场,其后果不堪设想。而这么大数量的毒品生产制造,需要的原料达到了不敢想象的地步,相关的制毒工艺和参与制造的人员都是庞大工程的一环,陈长川肯定不止一个人参与其中。

  当下警方的首要任务是制止陈长川的制毒行动,就得先找出他有可能的制毒地点。

  此前发现的养鸡场已经废弃,陈长川等犯罪团伙肯定需要到下一个有水有电、荒无人烟、且能掩盖制毒臭味的地方。

  警方调查出陈长川最近的行程出现在汉川老家,每天都是和亲戚们关门商议某些事情,神神秘秘地。民警推测陈长川最新的制毒工厂就布置在汉江流域一带,专案组的几十人分布在两岸,争分夺秒地展开走访巡查,终于在几天之后发现了一处河滩附近隐隐有大量的浓烟冒出,被茂密的丛林遮掩了大半。

  树林里面隐藏着一栋两层楼高的简易工棚,旁边正在不停地燃烧稻草,火势凶猛,白烟浓密,却并不是烧稻草该有的味道。

  两名民警化妆成电工,提着工具向工棚走过去。尚未靠近,就被突然窜出来的几名彪形大汉拦住了。他们恶狠狠地盯着两位民警:“干什么的!这儿不让靠近!”

  民警化妆成的电工说:“我们是负责检修电路的”,结果几个大汉根本不搭理,不耐烦地摆手称“我们电路没问题,赶紧走!”

  民警不敢打草惊蛇,只说自己口渴了,想借点水喝。那几位大汉仍然盯着他们,其中一个跑进去拿了两瓶水出来,两位民警道了谢,没有多逗留就离开了。

  从大汉们遮遮掩掩的态度来看,工棚里面肯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很有可能就是在制毒。

  民警们没有直接行动,而是继续潜伏了几天,等到了开着摩托车前来的陈长川。陈长川抵达工棚附近后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在附近兜了半个小时的圈子,确定没有人迹,才左顾右盼地往工棚方向走去。

  “行动!”专案组负责人一声令下,附近隐藏的便衣警察们一齐向工棚扑过去,直接将棚内包括陈长川在内的12个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彼时棚内的二十多个巨型加热炉还在不停地工作,后面的仓库中堆积着上百桶的化学原料,足足有9吨重。

  这9吨化学原料一共能提炼出3.6吨左右的毒品,如果全部流入市场,这些贩毒罪犯的净利润就有两个亿之多,对参与制毒的人来说,是一笔足够动摇人心的巨额财产。

  陈长川就是先前被抓获的制毒贩胡某的连襟陈某兵,工棚内被抓捕的其余11人也都是陈某兵的家属和亲戚,他们每人都掌握了制毒的原料配比,在工棚内将其生产出来,同时燃烧稻草隐藏制毒时产生的难闻异味。

  然而搜出来陈某兵等人掌握的毒品原料配比后,警方惊讶地发现上面的原料并不是国家列入管控范围的违禁品,即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制毒原料。那这些原料和配比工艺又是谁提供的呢?

  主犯陈某兵死活不肯交待他的上家和交给他原料配方的人,其余参与制毒的家庭成员了解得更少。

  一项全新的制毒工艺和国家并不严格管控的化学原料,如果流传出去,可能用它制造毒品的人更多,后患无穷。所以揪出陈某兵背后的人至关重要。

  经过长达几天的审问过后,陈某兵的同伙终于提到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如果将来出事了,就把杜旋推出去。”

  这个杜旋本名潘宣,是本地的一个无业游民,喝酒赌博游手好闲,文化程度也不高,怎么看也不像能研究出新型制毒工艺的人。

  但潘宣有个哥哥潘某甲,大学学的是化工专业,毕业后到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后来又在老家承包了鱼塘。民警在潘宣老家将兄弟两人全部抓获后,从潘某甲口中得到了实情:

  潘某甲毕业后从事着与自己专业不相干的工作,既没有工作动力也没有高额工资,加上从小感情深厚的弟弟好赌,欠下了很多钱,潘某甲便动了歪心思,兄弟两人找了个合伙人一起研制毒品。

  陈飞是潘宣在赌桌上认识的朋友,因为陈某兵开了一家信贷公司,手里有资金,潘宣便把他拉进来做合伙人,告诉他一个月就能挣到上千万,陈飞立刻答应了。

  于是潘某甲出技术、陈飞出钱,他们很快便制作出了第一批毒品。然而创业失败的铁律并没有在陈飞身上失效,他前前后后投入了几十万,都没能赚到钱,还被自己的父亲陈某兵发现了。

  陈某兵怒斥陈飞:“你鬼迷心窍了?被抓到了就得枪毙啊!”陈飞惴惴不安的时候,陈某兵却提出由自己来充当这个出资人,把陈飞摘出来,以后出了事也由自己承担。

  陈某兵美好的幻想并未实现,陈飞从投资人变成了联络人,从潘某甲那里拿到技术,再交给陈某兵负责生产销售。不过潘某甲怕陈飞一家掌握了技术后甩了自己,并未交给他们全部的制毒技术,由自己亲自进行最后的工艺制作后,才交给陈家销售。

  因为制毒的私密性,陈某兵不敢大张旗鼓地宣扬,只是不停地拉自己的亲戚入伙,形成了家族式的生产制造线,而民警此前遇到的几个大汉就是专门负责放风的。

  将陈飞抓捕归案后,陈某兵的心理防线也被攻破,不再死鸭子嘴硬,老实交代了犯罪事实。截止到民警摧毁他们的制毒工程之前,陈某兵一家已经在仙桃市和汉川市等地的地下市场销售了476千克,获得了大量毒资。

  针对陈某兵、陈飞和潘宣等人联合制毒、贩毒的案件,警方进行了漫长时间的搜集证据和审理过程。2021年,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就陈飞、陈某兵和潘宣三人自2016年以来制毒贩毒的犯罪行为进行宣判。

  潘宣、陈飞和陈某兵犯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潘某甲、胡某、李某军等8人同样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其余8名中有两人被判处无期徒刑,6人分别被判处6年到1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制毒贩毒害人害己。历史上的鸦片战争是近代中国百年屈辱史的开端,毒品对人的危害、对社会的危害和对国家的危害都是积毁销骨的,这一点从大毒枭从不吸毒就能看出一二。

  希望除了国家和警方的大力禁毒和惩处,每个人都能自觉远离毒品,坚持对一切毒品说“NO!”营造安全无毒的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